保持觀望,仍然是華爾街的主流趨勢

保持觀望,仍然是華爾街的主流趨勢

保持觀望,仍然是華爾街的主流趨勢。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出院並且宣稱將繼續推進大選流程,市場的焦點也重新轉移到美國總統大選上來。首場電視辯論結束後,波動性上升是大多數分析師和投資者對市場的共識。然而,截至目前為止,華爾街還是相當冷靜。高風險嚇退華爾街?據外媒報導,面對這場可能載入史冊的極端風險事件,很多交易員還是選擇按兵不動。Dominice & Co.和Ambrus Group等基金紛紛表示,投資者有充分的理由暫不輕舉妄動。愛琴海資本(Aegea Capital)、沃拉里斯資本(Volaris Capital)等行業大鱷則認為,波動性提供了豐厚的資產溢價之餘,也帶來了很高的投資風險。最大的風險,是選舉結果爆冷。根據華爾街日報和NBC的最新民調,拜登對特朗普的領先優勢在第一場電視辯論之後擴大到14個百分點,選舉結果爆冷的可能性正在下降——但並不意味著結果一定不會反轉。有分析指出,從特朗普出院後的表態來看,他將發動更廣泛的競選活動,試圖扭轉敗局。此外,受疫情影響,原本的商業周期被擾亂,同樣讓華爾街的職業交易員感到擔憂。畢竟在今年早些時候,恐慌指數VIX曾一度飆升至紀錄高位,做空波動性指數的空頭遭受重創。自此之後,重返市場的系統性期權賣家數量就明顯減少,直到現在都不見好轉。野村證券策略師麥克埃利戈特在一份報告中寫道,一些激進的定量交易員仍然會試圖從不斷上升的波動性中獲利,但做空波動性的空頭數量可能沒有想像中那麼多。芝加哥波動性基金Aegea Capital Management LLC的創始人卡桑(Cem Karsan)屬於激進的賣空者陣營,他正通過12月和1月遠期恐慌指數VIX和標普500指數期權做空隱含波動率。卡桑認為,外界對大選尾部風險的擔憂被過度誇大了,市場的交易風險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瑞銀集團分析師凱澤(Stuart Kaiser)也表示,截至10月1日,標普500指數期權的定價隱含了美國選舉日3.5%的波動,這一波動幅度其實並不算嚇人,選舉結果的破壞性可能沒有市場預期的那麼大。不過保持觀望,仍然是華爾街的主流趨勢。總部位於紐約的波動基金Ambrus負責人克里斯•西戴爾(Kris Sidial)認為,市場的波動率雖然存在不確定性,但交易者總體上應該持謹慎態度。他表示:“大選、疫情和市場盈利週期的更迭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當你把所有這些因素都納入計價就會發現市場的不確定性實在太高了,作為交易者,我們為什麼要在此時做空波動率呢?”著眼長遠,已有交易員對大選後的市場進行押注面對總統大選這種難得一遇的重磅交易機會,華爾街的大鱷們當然不會毫無反應。雖然押注波動性下降風險過高嚇退了不少交易者,但新的獵物已經浮出水面——景順投資高級策略師萊戈(Talley Leger)建議,投資者應該將賭注押注風險資產上,把目光從大選相關的市場波動轉向大選後的全球經濟復甦。萊戈在一份報告中指出,近期美股慘遭拋售只是一個合理的獲利回吐現象,從歷史數據看,美股在大選期間的表現一直都值得期待。“大選結果日漸明朗化,加上較低且持續時間較長的利率,為投資者押注風險資產升值奠定了良好的基礎。”萊戈認為,在美國大選過後,風險資產的表現將繼續優於債券等避險資產,考慮到拜登更有可能獲勝,他建議投資者轉向周期性股票和小型股。此外,在大宗商品領域,萊戈預測黃金可能繼續受益於低利率和疫情帶來的避險情緒,但從中長期的角度看,兼具商品屬性和工業屬性的白銀將會跑贏黃金。管理著1740億美元資產的Robeco Institutional Asset Management策略師韋勒(Peter Van Der Welle)則建議,如果投資者依然對美股心存擔憂,可以在美國大選製造市場動蕩之際,在北美以外的市場尋找機會。他表示,鑑於歐洲央行的支持和歐元區經濟存在進一步復甦的潛力,意大利主權債券將是美國大選的有效對沖資產。而在美股之外,日本和歐洲股市同樣存在投資機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