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戶狙擊華爾街機構的真面目

散戶狙擊華爾街機構的真面目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美國散戶逼空大戰已經有所降溫了。這場軋空浪潮到目前為止,到底誰輸誰贏?下面我們就一起來盤點一下。對沖基金空頭損失慘重據部分基金投資者透露,1月份美國部分對沖基金損失慘重,特別是那些大舉做空GME和AMC等WSB概念股的對沖基金。Dan Sundheim旗下D1 Capital Partners和Steve Cohen旗下Point72 Asset Management等知名對沖基金,在今年1月均巨額虧損,而且都是栽在了GameStop上面。但是,也有對沖基金在這場動蕩的交易中獲利了。因為GME和AMC等原本被大量做空的股票在1月末開始瘋狂飆漲,多數對沖基金1月份的成績單都不怎麼好看。大肆做空GameStop的梅爾文資本(Melvin Capital)在1月份的虧損高達53%,同樣做空GME的Maplelane也巨虧了45%。其他一些對沖基金也大跌,例如Point72虧損近9%;David Einhorn旗下Greenlight Capital損失了11%。D1 Capital Partners是去年表現最好的對沖基金之一,截至1月27日,該公司今年的損失就達到了約20%,成為散戶逼空浪潮中最大的受害者之一。S3 Partners數據顯示,根據市值來計算,今年以來,做空遊戲驛站的對沖基金整體的損失達到197.5億美元。儘管虧損了近200億美元,但做空者並未全軍覆沒,而且目前GME的空頭倉位仍不小。S3的數據顯示,上週裸賣空的GME股票僅減少了約500萬股,這意味著賣空權益僅下降了8%。GME的空頭頭寸規模仍有110多億美元。散戶並非最大的贏家那麼,把哪些對沖基金“打敗”的散戶是不是賺爆了呢?美國散戶的“帶頭大哥”在1月份的收益率達到了驚人的4000%,獲利4700多萬美元。不過,這只是1月份的數據,隨著這兩天散戶們追捧的股票開始回調,之前的收益正快速回吐。這位散戶“帶頭大哥”本週已經連續兩天大幅虧損,週一虧了500多萬美元,緊接著周二又虧了1300多萬美元,此前的收益已經回吐到僅剩1000%,兩天就少了四分之三。不過,即便獲利大幅回吐,他依然沒有拋售GME的股票。自2021年初以來,他就一直持有5萬股GME股票,以及500張GME看漲期權。就GME這隻股票來看,這位“帶頭大哥”並不是賺得最多的人,還有9名投資者賺得更多。如下圖所示,這9名投資者中,最少的也賺了11億美元,最多的則賺了30億美元,加起來獲利160多億美元,折合成人民幣超千億元。值得注意的是,這9名投資者中,機構佔據了大多數。有7名是機構投資者,累計賺了120多億美元。例如,富達FMR,它持有達950萬股GME股票,佔流通股的近14%,此次大賺30億美元。還有貝萊德和先鋒集團,分別持有GME12.3%和7.6%的流通股,在此次散戶逼空浪潮中分別大賺了27億美元和17億美元。以上只是機構投資者在GME這一隻股票上的獲利情況,從1月份的整體成績來看,也有不少對沖基金賺得盆滿缽滿,成為了真正的贏家。據路透,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對沖基金Mudrick Capital在1月份取得了有史以來最好的月度業績,其資產管理規模繼2020年擴大了11.2%後,1月份又增長了9.8%。Mudrick之所以能成為贏家,是因為它並不屬於空頭陣營,反而還以巧妙的融資操作,拯救了AMC,也因此被散戶視為英雄。此外,Dinakar Singh旗下的Axon Capital在1月份取得了8.5%的收益,隨後在2月份前兩天又增長了8%。Axon Capital去年曾押注疫苗將很快提振旅遊業。由此可見,這場表面上看是散戶狙擊華爾街機構的“戰爭”,實際上,散戶不過是另外一批機構的“棋子”罷了,本質上還是機構之間的博弈。最後賺得最多的,還是機構。

發佈留言